从打工妹到首富,蓝思科技周群飞的野心与远见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聚合阅读:打工妹 远见 首富 野心 科技 周群飞
原标题:从打工妹到首富,蓝思科技周群飞的野心与远见周群飞是一个颇具传奇性的人物,从流水线打工妹,到成为全球玻璃女王,登上湖南首富的宝座,其白手起家的故事,被人津...

原标题:从打工妹到首富,蓝思科技周群飞的野心与远见

周群飞是一个颇具传奇性的人物,从流水线打工妹,到成为全球玻璃女王,登上湖南首富的宝座,其白手起家的故事,被人津津乐道。今天,她创办的蓝思科技,市值超过1500亿元,赢得了苹果、三星、华为、小米及OV等主流客户的高度认可。

周群飞有很多女性企业家所没有的特质,她敢于下赌注,喜欢下大注。从深圳知名企业离职,空手创业,到带领蓝思科技逆势扩张。今天4月份,当疫情在全球蔓延,消费电子遇冷时,她宣布募集150亿元资金,用于扩大再生产。今年8月份,她又斥资近百亿元收购苹果代工企业。她的打法,就连国内资本圈的大佬都觉得十分冒险。

很多人被周群飞的豪气所折服,背后是基于她对趋势的精准判断。业界有一种说法,她看项目从未走眼。她对市场十分敏锐,经常能出奇制胜。早在亚洲金融风暴时,她就带领公司大量添置设备,凭此在行业占有一席之地。2015年,蓝思科技募资投入蓝宝石、3D曲面玻璃项目,除了媒体唱衰,资本市场也发出质疑声。周群飞顶住压力,迎难而上。后来,它们成了蓝思科技的优势项目,给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回报。

周群飞

她最初从手表玻璃做起,进入空间广阔的消费电子领域,凭借领先的加工生产工艺,带领蓝思科技突围。今天,蓝思科技触角不断延伸,踏入智能家居、汽车、医疗设备等领域,勾勒出一幅多元化蓝图。

在蓝思科技高速成长之时,周群飞也成了风云人物。2018年,她入选“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”榜单,登上这个榜单的包括任正非、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、王传福、宗庆后、柳传志、曹德旺、雷军、刘永好、许家印、李书福、何享健等著名企业家,这是对周群飞的高度认可。接着,她又入选2019年全球最具影响力女性榜单。

她曾问鼎全球女首富。最近两年,随着公司股价大涨,周群飞的财富水涨船高。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,周群飞身价高达680亿元,排名全球第186位。那么,她是怎么一步步做大蓝思科技的呢?

机会垂青“梦想家”

周群飞1970出生湖南湘乡市的一个小山村,早年家境贫穷,父亲眼睛不好,靠木工养活家人,供周群飞姐弟读书相当吃力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周群飞心疼父亲,想到了为家庭分担压力,于是高中没读完,就开启了打工生涯。那一年,她才15岁。

虽然家境贫穷,但周群飞与普通打工者不一样,她从最初就怀揣梦想,并为此奋斗不息。到深圳后,她白天在一家手表玻璃厂上班,晚上读夜校。当时,在工厂上班劳动强度十分大,大部分工人一天下来,已经筋疲力尽,很少有人再去学习充电。周群飞在强大的工作强度之外,依然坚持学习,考了多个证,包括会计证、报关员等。慢慢地,积极上进的周群飞,在公司赢得了领导的赞许。

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1990年,周群飞所在的手表玻璃厂,发生了一个小插曲。当时,老板对公司的一个新建项目(主要是为手机玻璃印字和图案)没有信心,他半途打起退堂鼓,准备撤资。周群飞觉得,撤资损失太大,于是她毛遂自荐,希望公司能坚持下去。为此,她为新工厂献计献策。

见周群飞十分执着,分析得十分有理,老板决定让周群飞试一试,让她做这个厂的厂长,当时她才20岁。周群飞很争气,她组建了丝网印刷部,进行技术攻关,不懂就学,就学习。她将自学到的技术,运用到工作中去,印刷效果出奇之好,赢得了客户的广泛认同。结果,这个工厂为公司创造了可观的利润。这段工作经历,对周群飞意义重大。也就是从这时起,周群飞也开始蜕变,从一个打工者,到具备了企业家思维。她接触了大量的客户,对市场有了较为深刻的理解,为其后的创业打下了基础。

2万元创办蓝思科技

尽管在手表玻璃厂颇受重视,但在大公司做事,有很多地方放不开手脚,无法实现自己的抱负。掌握了印刷技术,又有了客户资源,周群飞认为,是另起炉灶、放手一搏的时候了。1993年,周群飞与家人一起,在深圳宝安区租了一间民房,开始了创业之路。她早期的合伙人,是自己的哥嫂、姐姐姐夫以及堂姐妹。

尽管网络上流传着周群飞的不同发家史,但这些大部分是捕风捉影。据透露,周群飞创业的启动资金只有2万元,办公也在民房里,仅有一条手表玻璃生产线。周群飞创业的起点非常低,如果她早期完成了资本积累,她创业的起点肯定要高很多。

事实上,最初创业的几年,周群飞的生意也很艰难,小打小敲,局面迟迟打不开。直到1997年,她才找了一个小厂房,添置了几台研磨机、仿形机,将玻璃切割、打磨、抛光、印丝、镀膜等工艺打通。至此,周群飞在行业里面开始有了一点小名气。

虽然周群飞的公司得以生存下来,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手表玻璃市场空间有限,利润微薄,难有大的挪腾空间。尤其是手机的逐渐普及,导致手表需求持续萎缩。如果不从狭窄的市场空间跳出来,就有可能成为一头困兽。

2001年,当时第一批国产手机风风火火,涌现出夏新、波导、南方高科、熊猫、科健、TCL等,一次偶然的机会,TCL手机将覆盖手机的面板委托给深圳一家公司,这家又找到周群飞。于是,周群飞用手表玻璃的工艺,帮TCL生产手机面板。2003年,周群飞开启了一个宏大的梦想。她将目标瞄准手机防护视窗玻璃,成立蓝思科技。这个市场,比手表玻璃市场要大得多。

从深圳迁往浏阳

深圳给了周群飞梦想起飞的一片天空,但名声大噪,却是落户湖南浏阳之后。2006年,周群飞回湖南考察,决定将蓝思科技迁往湖南浏阳市。在浏阳,周群飞感受到了家的味道,蓝思科技也享受了各种政策红利和优质服务。2009年,蓝思科技在湖南顺利投产,从此开启了发展的快车道。

鲜为人知的是,蓝思科技落地浏阳之前,周群飞考察了多个地方,其中包括一些很有竞争力的城市。时间回到2004年10月,周群飞与丈夫郑俊龙到湖南考察建厂地点,走访了长沙、湘潭等地多个工业园,最后圈定了浏阳。据接待周群飞的管理人员透露,她当时背个一个双肩包,没有企业家的架子。

当时,周群飞与浏阳有了初步的合作意向,答应投资2个亿。但初步意向之后,蓝思科技迟迟没有动作,这让浏阳方面有点着急。不过,浏阳也保持了足够的耐心,所有宣传资源、政策动向,都及时寄给蓝思科技。两年之后(2006年10月),浏阳产业园方面在网络上获悉,蓝思科技决心往外发展。

获悉信息后,浏阳产业园方面的领导及时飞往深圳,与蓝思科技签订协议。其实,跟蓝思科技签署协议的不止浏阳。当时,还有青岛、昆山等大型城市跟浏阳竞争,周群飞都亲自去考察过。但她开出的要求,除了浏阳外,其他城市都做不到。在周群飞看来,消费电子行业瞬息万变,如果一个地方的服务和效率跟不上,她不会放心。那么,蓝思科技给浏阳开出的要求是什么呢?40天内腾出118亩土地。压力之巨大,可想而知,但浏阳产业园迎难而上,提前10天完成了任务。

蓝思科技

蓝思科技落地浏阳后,浏阳又完善了蓝思科技周边的文化娱乐配套实施,为其开通免费巴士,搭建人才平台。浏阳良好的营商环境,充足的劳动力,让周群飞果断拍板,将公司总部从深圳迁到浏阳。周群飞的决定,今天看来,是高瞻远瞩的。蓝思科技迁往湖南浏阳后的几年时间里,深圳的制造企业大量外迁,比如富士康等。

那么,周群飞为何放弃深圳,选择湖南浏阳?或许有人认为,周群飞是湖南人,但绝非这么简单。湖南有充足的劳动力,是劳动力输出大省。湖南也有人才优势,长沙有3所985高校(国防科大、中南大学、湖南大学),数量仅次于北京(8所)、上海(4所),排名全国第三。同时,湖南也有地理区位优势,靠近粤港澳,湘江连接长江水路,并且铁路、公路及航运十分发达。

周群飞在一次高峰论坛上说,“作为一个湘妹子,我骨子里和血脉中有着浓浓的湖湘情结。但作为一个企业掌舵者,我要对企业的未来发展负责,对客户负责,这个决定(总部迁往浏阳)是团队经过慎重思考、反复研究,才作出最终决定的。”

周群飞的赌注

周群飞是一个有强烈危机意识和远见卓识的企业家,相比对规模的追求,她更强调技术储备及产业链掌控能力。前几年,蓝思科技的地位已比较巩固。不过,周群飞并未放慢步伐,而是加大投入,对未来下注,在蓝宝石、精密陶瓷、3D曲面玻璃、精密金属、生物识别、触控模组等领域不断突破。

尽管曾面临利润下滑,股价暴跌,但这些困住周群飞的手脚。2019年,蓝思科技研发投入16.39亿元,同比增加10.71%。其瀑布式3D玻璃、磨砂质感一体式玻璃后盖、幻影效果玻璃后盖等,均获得了客户的支持。周群飞认为,她所处的行业瞬息万变,容不得她打盹,只有未雨绸缪和创新求变,才能不断突破。

周群飞

技术创新反映在业绩上,2019年,蓝思科技实现营业收入303.14亿元,实现净利润达26.05亿元。从营收构成来看,中小尺寸防护玻璃业务收入213.06亿元,大尺寸防护玻璃业务收入37.94亿元(同比增长39.32%),新材料及金属业务收入48.16亿元。高端智能汽车车载电子组件产品,成为蓝思科技新的增长点。

近年,蓝思科技每年的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,已升至6%左右,在行业处于领先水平。2015年以来,蓝思科技累计研发投入超过76亿元。为了进一步扩大优势,把握市场机会,蓝思科技以浏阳为中心,进行全国性布局,在东莞松山湖、东莞塘厦、湘潭、星沙等地新建新的生产基地。浏阳南园新的募投项目,总投资高达47.6亿元,聚焦消费电子产品外观防护玻璃建设。

今年4月10日,在新冠疫情悲观情绪的笼罩下,蓝思科技宣布募资150亿元,用于新项目投资,震惊资本市场。有人认为,蓝思科技是在画大饼,它可能会重蹈乐视网的覆辙;还有自媒体喊出,“珍惜生命,远离蓝思科技”。

她没有停下来,还在继续加码。仅过了不到4个月,今年8月,蓝思科技宣布,以99亿元现金,收购可成科技大在泰州的两家公司(可胜科技和可利科技)。这两家工厂是苹果供应链企业,主要从事手机金属外壳加工及组装,还有合金的生产、销售及研发。对于这桩收购,外界也是唱衰声较多。这两家台资企业,营收看上去挺高,合起来年营收超过80亿元,但净利润微薄。数据显示,2019年,可胜科技的净利润为5385万元,可利科技的净利润为3704万元。

周群飞与吴小莉

外界认为,这是高溢价收购,会掏空蓝思科技多年的利润。但在周群飞看来,此次收购可加强公司的垂直整合能力,提升综合竞争力和盈利能力。但如此一来,蓝思科技与苹果也绑定更紧——这是一把双刃剑,苹果兴,蓝思科技有肉吃。不过,在供应链方面,苹果从来都是两手打算,不断培植新伙伴,增强议价能力。

周群飞是一个十分自信的人,过去,她下的注都赌赢了。她曾在临时股东大会上说:“我不能保证每个项目看得准,但目前来说,我还没有看走眼过。”凭借前瞻性布局,蓝思科技已在新产品、新材料、新工艺、新设备上,具备竞争优势,客户逐渐多元化。除了在消费电子领域领跑,在智能家居、汽车、医疗设备等领域,蓝思科技也逐渐打开局面。文/徐上峰